为什么花了上亿的设计费,望京SOHO还是租不出去?
2016-04-20

一位超级著名但也备受争议的建筑设计大师扎哈·哈迪德(ZahaHadid)。就在3月31日,因为心脏病去世了,享年65岁。


扎哈·哈迪德(ZahaHadid)的设计风格独特,前卫、充满流线型的线条,广州大剧院、望京SOHO、银河SOHO、凌空SOHO都出自她的事务所,她的作品很受争议,有人觉得根本不实用、增加施工难度、纸上谈兵,还过于个人英雄主义不考虑周围的建筑。据说Zaha对此的回应是:「如果周围是屎,我难道还得去跟屎和谐?!」


其中,望京SOHO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与阜安西路交叉路口,2014年建成后,是从首都机场进入市区的第一个引人注目的高层地标建筑,华丽丽地成为“首都第一印象建筑”。




理论上,在这首都第一印象建筑里工作的人,应该是走路带风,不怒自威,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那种精英式白领生活——




实际上呢?自从有了大数据这玩意,我们可以这样玩——小蓝点是望京soho所在,我们以它为核心,看看最近三个月里,在望京soho出现过的同学们工作时间都在哪出没——



右上角的机场很红,这样看来,望京soho的主人们确实都是:勤劳的华丽上班族和忙碌的空中飞人

我们再拉长一些时间,看看他们下班后住哪——奇怪!望京soho东北位置怎么这么红?这么多华丽上班族租住的这个地方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我们以前从来没有留意过?这就过去实地看看:





呃呃呃。。。画风有点不对啊。。。说好的,走路带风,不怒自威,谈笑间灰飞烟灭呢!?不过说不定只是外表看着像坨屎一样,毕竟他们继承着扎哈的信念:“如果周围是屎,我难道还得去跟屎和谐?!


我们还是先看看住在里面的人又是怎样特立独行的——



NO!!!这都是啥!?说好的首都第一印象建筑,说好的精英式白领生活,难道都是我意淫出来的吗!?

等等,突然想起咸丰年前看的一个新闻:

此前一直被评价“租金太高”的SOHO3Q在2月时的价格都是“(租金)基本上是打五折……现在的价格大概是亏了20%”,5月时,尽管对外称望京SOHO已全租满。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望京SOHO 3Q现在看起来是满的,实际是给了3个月的免租期(6月1日—9月1日),期间SOHO作为一个新的招租期,让3Q看起来很火爆,有利于招租。


原来首都第一印象建筑里的精英式白领生活,真的是我意淫出来的。。。



想想,工作中这样的“意淫”其实还挺常见。

乔布斯向左,雷军向右。

然而,乔布斯的天才可遇不可求,扎哈的傲气也是心向往之而不能及,我们其实都是普通人,所以在项目定位和产品研发这么严肃的事情上就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形:

禾略建议,为了避免此类“普通人想上天"的悲剧发生,可以这样工作:








当然,如果你可以利用数据来回答以上问题(像禾略这样),那当然是最好的,毕竟我们都是普通人,还是要和周围保持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