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略中国发现阶层新物种 “矮矬穷”也精英了
2017-02-08

5年前,屌丝一词在Google的搜索结果达到4110万,新浪微博 搜索超过220万条,成为众多中国大陆底层青年的画像。5年后,房地产大数据服务商禾略中国观测到,“屌丝群体”已发生显著分化,部分群体收入增高,社会地位和文化层次提升,开始追求品质生活,努力迈向中产阶层。

禾略中国的数据主要有三个来源,和TalkingData合作的移动大数据,来自全国60个城市做定量样本调研的消费大数据,与极海纵横合作的地理大数据,其创始人兼CEO郑永祥早年在万科工作,熟悉房地产运行脉络,离开万科后创办禾略中国,仍和房地产业有割舍不断的关系——主营房地产大数据服务,为业内首创,公司服务的客户属全国500强企业,既有万科、华润等巨无霸级房企,也有华夏幸福、金科、协信等区域龙头企业,在房地产大数据行业中遥遥领先。

而观测到“屌英”这一群体,缘于禾略中国对深圳购房潜在客群的细分研究。通过高等数学和高级统计方法,得出5大客群类别,其中一类的客群特征冲突非常明显,他们的需求是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屌丝的分化

社会对屌丝的普遍印象是,出身卑微,普遍缺少良好的教育,干着搬砖的工作,拿着白菜价的薪水,相貌平凡,对未来没什么希望,穿假名牌吃泡面,偶尔奢侈一回无非是上肯德基吃炸鸡或者来碗加州牛肉面。

禾略中国发现阶层新物种 “矮矬穷”也精英了

但是,5年的时间让屌丝这个群体悄然分化——禾略中国根据收集到的大数据,分析表明,部分屌丝呈现精英化的特征——以深圳为例,23%的屌英人群,不愿意离开繁华精彩的市中心,住房面积仅有58㎡左右,家庭年收入在16-30万元。在无锡、苏州这样的二三线城市,这一群体的家庭年收入随城市能级相应降低,为10万元左右。

禾略中国发现阶层新物种 “矮矬穷”也精英了

屌英人群主要为从事服务、零售和制造业的蓝、白领,有一部分人已成为制造业和金融行业的中层,有强烈的购房需求,半只脚踏在中产阶层的门槛上。

屌英的特质

被称为“屌英”的这部分人,生活上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追求生活品质。

过去屌丝吃得粗糙,活得随意,追求安稳,现在屌英吃得讲究,活得精致,追求上进,同时又非常注重成本把控——餐桌上准备精致的饭菜,但又忧愁排骨太贵了(19元/根);喜欢宜家的装修风格,去宜家买个喜欢的花瓶(¥29.9),回头上淘宝买个同样风格的地毯(¥10);空闲时间会去充实自己,但不追求立竿见影,因为他们也明白效果跟价格成正比。

禾略中国发现阶层新物种 “矮矬穷”也精英了

总的来说,相对于普通屌丝,“屌英”的支付能力、支付意愿更强,“愿意为品质支付三顿饭钱”。

禾略中国负责分析这一数据的人士认为,“屌英”群体想要努力摆脱窘迫的现状,过上受朋友欢迎的生活,但又不得不忍受现实的窘迫,有一种纠结、无奈的复杂心理,“说他们穷,但他们有追求;说他们有钱,又抠的淋漓尽致。他们会买两三百的洗面奶,但掉地上的一坨也都要拾起来再抹脸上。”

屌英的构成

为什么会出现“屌英”(屌丝中的精英)这个群体?

有分析认为,一方面是九零后这个群体的不断加入,这部分人群普遍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他们对生活的追求与原有底层人群有所不同,同时部分八零后经过多年打拼,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逐渐提高,但还没有高到脱离中低阶层的水平,正是这两个层次的群体组成了屌英的主体,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中低收入群体对阶层固化的普遍焦虑,在努力寻找向上的通道,急切地和现有阶层划清界线,“能够提升阶层的标签,比如苹果手机、星巴克咖啡、无印良品的服装等品质生活的象征,受到这一群体的欢迎。”

屌英的商机

虽然禾略中国观测到了“屌英”这个底层新物种,但嗅觉敏锐的手机厂家早已本能地开始服务这一群体。

从去年起,中国的手机厂商开始集体冲击中高端市场,华为、OPPO、VIVO纷纷推出3000余元的新品,而主打“屌丝”(低收入)群体的小米手机,则在去年出现销量大幅下滑,不得不改变策略,今年年底推出的2款手机,售价均大胆突破3000元,华为的高端手机定价甚至直追苹果。而在三年前,国产品牌手机基本都集中在2000元左右的价位厮杀,小米主打“屌丝”牌,迅速崛起,华为冒险推出高端手机MATE S,结果遭遇惨败。但仅仅三年时间,低端手机失宠,小米销量下滑,而主打中端的OPPO、VIVO则趁势崛起,今年国产厂商又开始集体冲刺中高端市场,叫板苹果、三星。有分析人士认为,蓝绿大厂超车小米,固然有深耕渠道的原因,但更主要还是缘于中低收入阶层消费升级,他们开始越来越追求品质,这也给了各大国产品牌手机厂商冲击中高端的动力,“大家都在努力挖掘屌英群体的商业价值。”

5年前,屌丝一词在Google的搜索结果达到4110万,新浪微博搜索超过220万条,成为众多中国大陆底层青年的画像。5年后,房地产大数据服务商禾略中国观测到,“屌丝群体”已发生显著分化,部分群体收入增高,社会地位和文化层次提升,开始追求品质生活,努力迈向中产阶层。

禾略中国的数据主要有三个来源,和TalkingData合作的移动大数据,来自全国60个城市做定量样本调研的消费大数据,与极海纵横合作的地理大数据,其创始人兼CEO郑永祥早年在万科工作,熟悉房地产运行脉络,离开万科后创办禾略中国,仍和房地产业有割舍不断的关系——主营房地产大数据服务,为业内首创,公司服务的客户属全国500强企业,既有万科、华润等巨无霸级房企,也有华夏幸福、金科、协信等区域龙头企业,在房地产大数据行业中遥遥领先。

而观测到“屌英”这一群体,缘于禾略中国对深圳购房潜在客群的细分研究。通过高等数学和高级统计方法,得出5大客群类别,其中一类的客群特征冲突非常明显,他们的需求是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屌丝的分化

社会对屌丝的普遍印象是,出身卑微,普遍缺少良好的教育,干着搬砖的工作,拿着白菜价的薪水,相貌平凡,对未来没什么希望,穿假名牌吃泡面,偶尔奢侈一回无非是上肯德基吃炸鸡或者来碗加州牛肉面。

但是,5年的时间让屌丝这个群体悄然分化——禾略中国根据收集到的大数据,分析表明,部分屌丝呈现精英化的特征——以深圳为例,23%的屌英人群,不愿意离开繁华精彩的市中心,住房面积仅有58㎡左右,家庭年收入在16-30万元。在无锡、苏州这样的二三线城市,这一群体的家庭年收入随城市能级相应降低,为10万元左右。

屌英人群主要为从事服务、零售和制造业的蓝、白领,有一部分人已成为制造业和金融行业的中层,有强烈的购房需求,半只脚踏在中产阶层的门槛上。

屌英的特质

被称为“屌英”的这部分人,生活上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追求生活品质。

过去屌丝吃得粗糙,活得随意,追求安稳,现在屌英吃得讲究,活得精致,追求上进,同时又非常注重成本把控——餐桌上准备精致的饭菜,但又忧愁排骨太贵了(19元/根);喜欢宜家的装修风格,去宜家买个喜欢的花瓶(¥29.9),回头上淘宝买个同样风格的地毯(¥10);空闲时间会去充实自己,但不追求立竿见影,因为他们也明白效果跟价格成正比。

总的来说,相对于普通屌丝,“屌英”的支付能力、支付意愿更强,“愿意为品质支付三顿饭钱”。

禾略中国发现阶层新物种 “矮矬穷”也精英了

禾略中国负责分析这一数据的人士认为,“屌英”群体想要努力摆脱窘迫的现状,过上受朋友欢迎的生活,但又不得不忍受现实的窘迫,有一种纠结、无奈的复杂心理,“说他们穷,但他们有追求;说他们有钱,又抠的淋漓尽致。他们会买两三百的洗面奶,但掉地上的一坨也都要拾起来再抹脸上。”

屌英的构成

为什么会出现“屌英”(屌丝中的精英)这个群体?

有分析认为,一方面是九零后这个群体的不断加入,这部分人群普遍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他们对生活的追求与原有底层人群有所不同,同时部分八零后经过多年打拼,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逐渐提高,但还没有高到脱离中低阶层的水平,正是这两个层次的群体组成了屌英的主体,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中低收入群体对阶层固化的普遍焦虑,在努力寻找向上的通道,急切地和现有阶层划清界线,“能够提升阶层的标签,比如苹果手机、星巴克咖啡、无印良品的服装等品质生活的象征,受到这一群体的欢迎。”

屌英的商机

虽然禾略中国观测到了“屌英”这个底层新物种,但嗅觉敏锐的手机厂家早已本能地开始服务这一群体。

从去年起,中国的手机厂商开始集体冲击中高端市场,华为、OPPO、VIVO纷纷推出3000余元的新品,而主打“屌丝”(低收入)群体的小米手机,则在去年出现销量大幅下滑,不得不改变策略,今年年底推出的2款手机,售价均大胆突破3000元,华为的高端手机定价甚至直追苹果。而在三年前,国产品牌手机基本都集中在2000元左右的价位厮杀,小米主打“屌丝”牌,迅速崛起,华为冒险推出高端手机MATE S,结果遭遇惨败。但仅仅三年时间,低端手机失宠,小米销量下滑,而主打中端的OPPO、VIVO则趁势崛起,今年国产厂商又开始集体冲刺中高端市场,叫板苹果、三星。有分析人士认为,蓝绿大厂超车小米,固然有深耕渠道的原因,但更主要还是缘于中低收入阶层消费升级,他们开始越来越追求品质,这也给了各大国产品牌手机厂商冲击中高端的动力,“大家都在努力挖掘屌英群体的商业价值。”